Atoll.

苍山负雪,明烛天南。

[Repo]光阴镀釉

(全篇没有一次点题,只是一种朦胧的阅读体验,看起来BIG高【不】)

当我想要给YAB写一篇repo,有太多东西争先恐后地涌出来,完全不知道该从哪里下笔啊我说!要是lofter有檀木就好了,每一处做一个批注,或吐槽、或共鸣、或盛赞……

虽然是应试语文的遗毒,我还是安慰着自己:同人首先是小说,所以也有它的三要素,就从这几个方面着手吧。不然全篇都会是毫无逻辑的自我泛滥…

 

1.人物:

徐老师的佐鸣是我见过的非常蘇(没猫饼,要大写)的佐鸣。撇开两个人的相处模式不谈,他们各自都是鲜明的人物。

佐助寡言和面上淡漠,与他的温润随和、从善如流(如和雏田交流时的嘴角含笑、自来也豪杰物语里的自然表现)完美糅合。他始终用真性情待人接物——“我从不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又时刻是最得体的姿态。他绝不会为了迎合外部改变自我,也绝不会自我膨胀目中无人。像一块雕琢好了的玉,有温润的触感和坚执的质地。至于喝柳橙汁咬吸管、乐队时期夹起刘海这样的细节……惊喜到无以复加!【躺平!疯狂打call!得失俱亡生死不问!

不同于佐助给人的成熟(外在)观感,鸣人是那种不管内里多么有深度都不会给人距离感的类型。他的可爱之处不胜枚举——从刷牙时的微笑补眠,到含着牙刷拨弄吉他后的跳脚,到露在报纸外面的眼睛和抿成倒尖型的嘴巴(*3!),都让我脑补出了鲜活的画面(给老师的细节描写笔芯),感觉很居家很亲切。他处世的真诚和率直真的是世界的财富,有的只是太阳的明媚、温暖和恰到好处的招摇,而没有刺目。“认识之后……没有人会不喜欢漩涡鸣人的。”【麻吉天使!生活中遇到这样的人必须成为朋友!Emmmmm…不是木叶那种。

我觉得最蘇的一点,是他们两人身上的匠人情怀。借用徐老师《香磷之死》中的一句话:“相互吸引的人总会有着不一而足的共同之处。”他们身处无比功利娱乐圈却不被功利的漩涡吸入,秉持自己的步调,相信自己的眼光,执着自己的追求。我能想到的词只有“静水深流”。佐助选择剧本审慎又睿智,不靠曝光率草人设吸睛;鸣人选择《空蝉》作主打歌不迎合大众的电音口味,坦荡荡表现自己最真实的情感;佐助评价自己的表现不借助外界标准,却总能吻合大众审美;鸣人满意05年专辑的质量,就有云峡榜的赞赏跟进;《K探员》拍摄过程中,佐助提早到达片场入戏,在导演都都认可的情况下自己喊卡;鸣人钻进排演室一待一天,甚至会忘记吃饭;佐助在《源氏物语》里演绎出物哀;鸣人作为演艺圈新人却与“春”有着无比强烈的共情……我一直觉得“匠人”比“能人”多出来的东西,我在他们身上都看到了:自我认同、自我约束、“浪费”精神、细腻灵魂……他们逆水行舟,激流勇进,最终在事业之路上走得游刃有余,从容不迫。两个人都是这样,就很Soulmate。(等等这已经涉及到主题层面了…)

 

这篇文章里有丰富的原创配角,我也都很喜欢:《近松》的纯平一郎、《K探员》的绪川怜、《源氏物语》的吉村公照、和食店的坂本大叔。从他们身上,我也无一例外地看到了匠人的气质。他们的存在一方面构成了核心事件推动情节发展;另一方面是作为侧写烘托主人公的性格。

我印象很深的是徐老师对坂本大叔的店的描写:“因为背街面江,反而清幽得不得了,给人一种从热闹与繁华中穿过,却立时到了一个分外宁静雅致所在的奇妙感受。”在我心里,他们两人进餐的隔间,就是佐鸣二人形象的缩影——穿过尘世纷扰站在他们两人身边,就有潜沉气息扑面而来。

以及原作人物我爱罗、鹿丸、大蛇丸、纲手、樱、雏田、鼬等等,全都表现得很好。特别是大蛇丸。他理应是这样一个通达的人,看得清,拿得准。他的存在,一定程度上帮鸣人更加给清醒地认识到自己对佐助的丰富感情,为两人的感情推波助澜。鹿丸也超绝逼真!


2.情节:

徐老师给文章的阅读指南里有“慢热”的字眼。我超级喜欢慢热型!我甚至想说,请用平淡隽永细腻温馨的日常淹没我吧。可是好的小说不会这样。YAB慢热,所以能很好地表现主人公之间从初识到相守情感的深入递进;但它又不是漫无目的地堆砌日常,有几个核心事件作为故事的主干,支起框架,脉络清晰(举个例子,我在第一点里列举原创人物的时候只要回忆文章主要讲了哪几件事就很明了)。我想概括我的阅读体验,可因为水平有限怎么也不能用一个词精准地表达,那就用一串吧:舒徐悠缓,张弛有度,力道变化,深浅自然。【真的就像“徐”这个字带给人的从容感。再一次表白徐老师。

 

3.主题:

老实说,想到“请概括这篇同人文的主题”我也觉得有点滑稽……但是文中确实给出了很有分量的句子:“人们可以做的更好。”可能直接引用还不能全面地表达主题,但我不愿用冗长又笨拙的语句去解读这句话。我觉得一切赘述都会消解它的力量。

我只想写一写我眼中情感脉络的推进。

鸣人是一点点渗入佐助的生活的。我没用“侵入”这样有目的性的字眼。按我的理解,鸣人对任何一个他抱有好感的房客都可以是随和热情的态度,小太阳如他只要负责做自己就已经足够温暖。化学反应首先应该是起在佐助这一边。文章里有很多很多细节,记录了演员先生的一次次“OOC”,起因都是鸣人:

“今天在对台本时他喝的是菊米泡的茶,而很少走神的佐助不知为何闪过一个念头,他这个靠演技吃饭的演员,居然比室友那个靠嗓子吃饭的歌手更爱护声带。”

“这也是佐助百无聊赖躺在床上翻完鸣人一千多条推特的原因。做完这件事的时候,他对着手机没电黑屏倒映出的自己的影像投去一个鄙视的眼神,真的很想不通为什么会做一件这么无聊的事。”

“佐助总能很准确地评价作品的价值、自己的价值,因而SP如同判断中一般得到好评时,他也如同预料中一样,没有感到什么心潮涌动的快乐。

除了这条推特。(Q:此句独句成段,有怎样的表达效果?请简要分析。)

佐助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因为一条推特而真的弯了嘴角,但在这一发自内心的笑容后,他也如实按照自己的心意,往那条推特上按了一个赞。”

“其实佐助最弄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自己会答应和鸣人一起回去,因为他惯常来说更习惯于拒绝别人,但他对着鸣人的时候,又似乎永远无法从心里完全拒绝他。”

佐助理应是个控制力很强的人,对自己的人生轨迹、行为、想法乃至表情。他的每一次不平静,每一次“失控”,都是因为鸣人。宇智波·节能主义·佐助也有很不节能的时候。“不要违抗命运啊”就像一句预言,佐助一点点被吸入鸣人的漩涡。

 

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测,佐助应该很早就对鸣人有了“非他不可”的懵懂认识,是在拍SP的时候:

“‘你是怎么做到的?’下了戏在旁休息的佐助忍不住问道。”

“‘临时想的?’佐助忍不住追问。”

而鸣人就要迟钝很多。在雏田和佐助愉悦交流的时候,“鸣人瞪了他的室友一眼”,“益发觉得心底有什么东西特别暴躁地一跳一跳。”以至于后来吃饭时还不忘拿饭菜和神奈川那家比较。他对佐助的特别性尚无清晰认识,情绪却已经起了反应。

我觉得全篇最动人的场景之一是他们饭后散步,佐助对鸣人说出“但愿日日得见,犹如朝夕弄潮”,眼底映出秋水波纹的时候。鸣人觉得最甜蜜的情话居然不是这句!送上一个[忿忿不平.jpg]!!

一直到这里:“但鸣人实在太高兴了,忍不住抱着佐助狂喊:‘你真是我的缪斯女神!’”我觉得他们两人对彼此的需要与理解才是对等的,他们的灵魂才真正匹配契合。鸣人也终于“非佐助不可”(虽然他远远没有意识到)。

 

《四时》无疑是两人升温的关键,也是老师很用力的情节。佐助曾经提醒鸣人他的迟钝,因为他看不见雏田的心意。事实上他也没有及时发现佐助的。从拒绝大蛇丸到同意参演,态度变化的原因很清楚;他许下“日日得见”的愿望,他也努力实践了,为了见鸣人在两个片场之间乘飞机来回赶;而鸣人心底升起的名为“心疼”的情绪,终于让他没有办法忽视。戏里佐助的吻让漩涡鸣人本身产生回应的冲动,金麒麟奖揭晓前他们在黑暗中相握的手……这些都为后来两人坐实传言做了很细腻的铺垫。

 

而后便是习惯的绵延。“在一起以后生活变得很自然而然,好像他们早就在一起了,而现今的生活只是一种延续。 ”

再后来就成了永远。“这条路还很长,长到他们或许要经历彼此的生老病死。但他们知道,他们始终相爱如初。”

The End.  隽永到不知该说些什么。

 

还有两个细节不知该插在哪里,但还是想提一提:

“佐助标志性的嗓音极衬这个微凉的晨景,就听他轻轻吟诵:‘但愿日日得见,犹如朝夕弄潮。’不知为什么这部电影看了很多遍,却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般触动。他想见佐助。”鸣人终于体会到了佐助那时的心境。不记得在哪里看到了,说相恋的人即使共处也难抑思念。

“他朝台下的鹿丸和我爱罗笑着点了点头,又清了清嗓子,去理自己的领带。做完这个动作,鸣人自己先笑了,因为他意识到这其实是属于佐助的小动作。”恋爱是互相渗透的过程,是互相染上对方颜色的过程,可没有人会排斥这种甜美的异化。

 

 

最后是一点(才不止…)自由散漫的叨逼叨:

个人特别喜欢细节,所以看徐老师的文字超!级!满!足!

一些意象很有画面感:比如新雪的堆积和消融,草尖的枯败和返青,里面承载着光阴的流动;寒夜里星星点点的灯火,暖黄色的窗格,几笔就有了家的气氛;那片过早出现的绿叶首尾呼应,有种奇妙的感觉,好像陪鸣人走过了一段长旅,又陪他一起满足地回忆往昔。

心理描写也很有表现力!“光是这样一个念头,几乎令鸣人因为溃败而颤栗。”“某个清晨鸣人在晨光里醒来,看到身边爱侣的睡颜,忽然心里宁静到澎湃。”这种细切又微妙的体验总觉得似曾相识,看完觉得胸膛鼓胀,心绪饱满到快要漫出来。


还有这种:

【“佐助。”鸣人转头叫了他一声。

“嗯?”佐助手里的毛巾又厚又实,因为怕听不清对方说话而特意停下了动作。】

【佐助闭着眼,整个人挂在鸣人身上回答:“昨晚三点,见你睡着了就在书房睡了。”】

这,这亚撒西过头了吧???就是这个助!妈妈我要嫁他!!

 

以及我觉得全篇最大笑点是这个:

【鸣人不爽地追问,人怎么可能没有朋友。佐助也只不过看了他一眼,而后淡淡说道:“不知为什么,特别讨厌朋友这个词。”“……”】


看到助给废寝忘食的宝送水满脑子都是“贤内助贤内助贤内助……”

宝的账号名Naruto_Go 很想弹幕吐槽直男审美——然而他是个弯的。

权限三人组暴风可爱!想知道佐助INS叫什么。

《千鸟》歌词里一句By my side几乎泪目。我最喜欢的这首ED,像两人专属的歌。

 

读YAB的时候可以很轻松地脑补鸣人的形象,一头毛剌剌的金发,即使是退出娱乐圈以后的他也没有给榴莲头叔鸣半点脑补空间。但这一篇里的助,我觉得集合了三个年龄段的特质。泳池边上调侃鸣人吊车尾的佐助好像十二三岁,他那温柔的种种又让人觉得只有安放在叔助身上最稳妥。可是一想到《Young and Beautiful》,唯一的心愿就只剩“我爱的少年们永远十八岁”。天一样清朗海一样深邃的蓝眸下永远不要长出卧蚕,草薙剑一样笔直的脊梁永远不要佝偻,容颜在岁月侵染下也依旧漂亮得不染一丝烟火气……这个愿望当然是妄想,但连光阴也不能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他们超越了自己而属于彼此,又有什么好遗憾的呢?

真的谢谢徐老师。深深爱您。

                                                                                           2017年6月14日

 

后记:

第一次看YAB是去年的年底,十一月份的秋阳和暖与秋霜清寒,正像这篇文章带给我的笑容与眼泪。心绪很多很芜杂,很饱满。很满足。

第二次看是三月份。因为对剧情有了一定的把握,情绪波动少了一些,但可以更多地去探索字里行间的精微,发现徐老师的用心。

这两次阅读也许都很适合写repo。然而一次赶上期中考试,一次是一模前,只能在心里无数遍打草稿。现在考完试被榨干之后再捧起YAB,很难保证自己对文字的敏感度和表达的精确性,希望徐老师不嫌弃_(:з」∠)_【感觉自己同时是话痨和话废…

另,这一篇还出本吗?想拥有,想要一个给徐老师打钱的机会ORZ


评论(3)

热度(32)

  1. 会者定离Atoll. 转载了此文字
    啊……这……(深呼吸)这实在是太惊喜了!点开消息提醒先紧张地看了一遍,然后因为惊喜和害羞等等情绪关了...